郎朗:公益是一种身先士卒的千锤百炼-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白癜风“告白行动”官方网站
首页  -  公益动态 -  郎朗:公益是一种身先士卒的千锤百炼

郎朗:公益是一种身先士卒的千锤百炼

time: 2018-06-13 来源:新华网 浏览次数: 55
分享攒爱心
复制链接地址

    2018年6月14日,郎朗就36岁了。

    36岁的郎朗,距离初获“联合国和平大使”的称号,已经过去十年。

    现在的郎朗,褪去了青涩,随和而温暖,即使在乡村小学简陋的舞台上与人合奏,也闪烁着无法遮掩的大师光彩。

    郎朗喜欢孩子,年少成名的他更能体会孩子对音乐的渴望。“音乐有治愈精神的力量。”他说,“就算很难,需要千锤百炼,我也会身先士卒地做。”

    事实如此,从26岁到36岁,郎朗一直践行着。音乐公益的环,以郎朗为一个光点,正蔓延至其能力可及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投之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

    三岁学琴,五岁捧起第一座奖杯,很多人说他是“这个时代最天才的钢琴家”,郎朗却谦逊地笑了。“音乐这条道路,不管你有多大的才能,都需要有人帮助和点拨,这种帮助并不是金钱的交换,而是纯粹地付出,是他们回报社会的一种行为。”

    一直以来,感恩的种子在郎朗心里萌生,自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上《星光》播撒大江南北之后,声名鹊起的郎朗首先想到的是利用自己日渐增长的影响力回馈社会。于是他创立了一家公益基金会,取名“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”,“之所以命名为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,其实是给自己断了后路,”郎朗说,“这个公益基金会,我首先是要自己身先士卒地独立做,其次是要坚持做。”

    起初,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的办公室“蜗居”在其基金会秘书长桑迪·威尔的办公室。“刚开始我们没有地方办公,但是我看到桑迪·威尔办公室大得空旷,就向他提了个不情之请,‘您的办公室很大,可以分一间给我们吗?’,没想到桑迪·威尔先生非常高兴得说,‘你们这是做正确的事,为什么要给你们一间呢?我给你们三间!’”,郎朗笑着,“当人们知道你是在做正确的有益于别人的事之后,所有的人都会愿意对你施以援手,无论是物质资源还是人力资源”。

    在这间办公室里,郎朗以及他的团队开始了“Keys Of Inspiration”(灵感的琴键)项目的运营。“开始几年,我们几乎找不到方向。让大家在一起研究钢琴可以做到;让更多孩子有更好平台,帮助他开始音乐梦想可以做到;给大家带来快乐可以做到,可是让世界每一个地方都能免费学音乐,这是不现实的,但是我一直没有忘记基金会的宗旨,所以我一直在推动”。

    面对基金会宗旨和现实困境的矛盾冲突,郎朗的团队和基金会合作调研,与政府沟通,与地方公益机构合作,最终决定从学习音乐的方法入手,“我们在波士顿的一所学校进行了三年的调研,到底怎么样能更好地培养孩子的兴趣。当我们找对方向以后,一切困难都迎刃而解。基金会发展的第六年,我们开始做‘灵感的琴键’。”郎朗利用自身的资源与人脉,不遗余力地为孩子们搭建音乐的平台,与西班牙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合作小球星音体平台;与姚明创办的“姚基金”合作校园比赛;与NBA球星勒布朗合作“艺术与体育的对话”。郎朗还有进一步的打算,“我的一些雕塑家、画家、艺术家朋友,我都想请他们来在我们捐助的学校进行演讲,达到良性循环的合作状态”。通过一个项目的运作变成多个项目持续发展,这是郎朗口中的,他所追求的良性合作状态。

    投之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对于郎朗来说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音乐教育的传承与回馈,他的公益理想是延续爱的传递,“我从小在音乐上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,我想向这些人效仿,关心下一代,把关爱传递下去。”郎朗说。

    既滋兰九畹,将树蕙百亩

    20岁的郎朗被授予“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形象大使”称号。2004年,郎朗以联合国国际亲善大使的身份访问了坦桑尼亚,这次访问使郎朗切实感受到了大使的责任。在郎朗的印象里,这里有一些孩子眼中没有希望的火焰,也没有未来的光辉,在这种恶劣的生存状况下,郎朗的心底的琴弦被拨动着,然后他弹起了琴,弹奏的是当地简单的曲子。“我从来没有想过音乐会有这么大的能量,我一弹起琴,孩子们就随着音乐跳舞,然后我们迅速地打成一片。我们围坐在一起聊天,孩子们兴趣很大,通过音乐我们可以迅速成为好朋友。对于我来说寻常的事,居然可以唤醒人对生活的自信和对未来的向往。”回忆着往日的情状,直到现在谈起,郎朗的眼里还是闪烁着光。

    坦桑尼亚的孩子给了郎朗极大的触动,“第二天,孩子们带着充满希望的微笑送别我时,我就萌生了一个想法。”郎朗说,“回归现实生活以后,我把这次访问心得讲给大家听,大家跟我一样有很深感触,我想为他们筹集善款做一些事情。”时至今日,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的项目惠及世界七十多个国家,2万到3万名学生得到了基金会的帮助,他们使用着“灵感的琴键”,把音乐的激情融汇到生活中,实现灵感的创意。

    在郎朗的规划里,公益不能盲目地执行,也不能“三天热乎”,公益要有规划和原则。5月30日,北京郎朗艺术基金会完成了对三所小学的捐赠,不仅为他们捐赠了音乐教材,还为他们建造了崭新的现代化的音乐教室,未来,郎朗还想在这一年里,继续为几十所学校捐赠音乐教室。“我们在推进一个项目时是有计划的,比如三年五年十年计划,这种计划要求把每一个项目做长做稳做深。”郎朗说,“现在我们的基金会也在中国落地了,对我来说又个新的征程。”2018年正值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成立十周年,“今年十月,我们会做一个大型的十周年庆祝晚会,其实更多的也是在探讨未来十年基金会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对于郎朗来说,刚刚诞生的“北京郎朗艺术基金会”是过去十年公益活动经验的总结,也是另一段公益之路的开始,他需要忘记之前的成就,但也要汲取曾经的经验,从头开始,脚踏实地,因地制宜地研究音乐公益事业在中国发展的土壤现状。《离骚》中有言,“既滋兰之九畹兮,又树蕙之百亩”,郎朗的音乐公益同理,过去的郎朗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滋养了九顷良田,未来还将在更广阔的土地,载种百亩秋蕙。

    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

    自2008年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成立以来,郎朗和他的公益团队从未停止过对音乐公益的探索。“我们不能做面子上的短期公益,公益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是不断发展的,需要千锤百炼,需要有思想的倾注,需要不断纠正和完善。”郎朗说,“我们推行公益活动时,很多孩子觉得这是一场梦,我们怎么样让这场梦持续发酵,怎么样让这种梦照进现实?”公益项目从出生开始,如何落地、如何落实、如何发展?怎样更快乐地学习音乐?怎样与时俱进地去推进?怎样通过音乐促进孩子德智体全面地发展?郎朗列举了很多问题,也一直在探索这些问题有效的解决方法。对于公益,郎朗不仅在做,也一直在思考。“公益不能只止步于爱的传递,他必须要一起成长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音乐教育的推广和音乐人才的培育肯定与六七十年代不同,我们要与时俱进。”对于自己基金会的运营项目和所针对人群,郎朗也有清晰的目的和方向,“无论是专业人才培养还是音乐普及我们都是有侧重的。第一,是不会泛泛地做公益,我们的公益主要与音乐相关,要培养下一代最好的钢琴家;第二,是要把音乐教育的普及工作做好,要把新的梯队建立起来,要为古典音乐、高雅艺术培养新的观众群,要把音乐的种子撒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;第三,是要通过一系列的活动点燃社区对音乐的热情,是要达到一种人尽可谈的,全民性的艺术普及,不但要人人参与人人体验,还要人人分享,在此类条件下,如有突发灾难,自然灾害等意外发生,我们会筹划音乐募捐会,给灾区物质上与精神上的支持。”郎朗说,“整体来讲,音乐教育是我们永恒的追求与目标”,以音乐的传递,延续公益的力量,十年以来,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仍旧在不断探索,不断上升,有清晰的纲领和清晰的目标,郎朗还想把音乐教室开到更多国家,帮助更多渴求音乐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,也有负面的一面。”郎朗说,“所幸的是,当你告诉别人你是做公益的时候,所有人都会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你,所以会激发起无限美好的东西,让你成为一个向往美好的人”,音乐公益的恩泽不仅笼罩着郎朗捐助过的每一个地方,公益音乐的美好不仅驻留在每一位受到帮助孩子的心里,更重要的,是让施惠者与受惠者都变成更美好,更善良的人。“当你看到许多年轻才俊在音乐帮助下学业或者事业蒸蒸日上,成为一个更好的,对社会有用的人时,你会觉得做公益实在是太值了!”

    对于郎朗来说,音乐公益就像春晖,这束春晖是博爱的,他无差别地倾洒在音乐覆盖的每一个角落,不管是郎朗自身还是他所帮助的孩子们,都将受到公益的回馈。当这种馈赠形成良性循环,爱与希望也会感染越来越多的人,就像他2004年离开坦桑尼亚时,孩子们饱含爱与希望的笑脸。(姜程、赵岚)

签到攒爱心